2017年02月23日

透著一股清雅素淡、恬美醇鬱的清香

 雲,很輕,風,很靜,萬物生靈大多還沉浸在黎明前的寧靜裏酣睡,只有幾只晨起的粉蝶在花中輕舞。寂靜的清晨,給人一種恬淡安然、溫潤祥和的柔美韻致dermes 投訴,令人陶醉其中,流戀忘返。
 
  沿著那條潺潺流動的小溪蜿蜒而下,聆聽溪水歡快地吟唱,心變得無比的愉悅。慢行幾步,稍加留意,就能看到小魚們在淺水裏歡樂地舞蹈,頑皮的小蝦們在溪邊的水草叢裏追逐嬉戲。若是你夠幸運的話,興許還能撞上小烏龜在堤腳下的縫隙間探出半個頭來,欣喜地打量著這個神奇的世界呢。
 
  然而,這靜好的一切,隨著一群大白鵝和一群小花鴨的介入而結束,在鵝與鴨的叫聲響起的一刹那,小魚小蝦們早已屏聲靜氣地藏匿好了身影,那膽小怕事的小烏龜更是嚇得立馬縮回那才稍稍探出小半截的頭顱。瞬間,整條小溪便盈滿了鵝與鴨的嘹亮歌聲。
 
  酷夏時節,燥熱難當。尋一處靜幽,臨溪而坐,靜賞波光瀲灩,翩舞芭蕾,獨具韻味;漫觀楊柳拂堤,輕盈飄逸,心隨柳飛;聆聽溪水歡歌,低吟淺唱,心曠神怡。光的絢麗,柳的柔美,水的清涼足以驅走煩燥的心緒,在心間悄然氤氳出一抹柔和恬然的靜美情愫,就連枝頭那惱人的蟬鳴也變得悅耳動聽了起來。也難怪,置身於如此靜美寧然的天地,所見所聞皆為美,所思所想自然樂dermes 投訴
 
  內心深處一直留存著一個夢想,期盼著有朝一日能在遼闊無邊的大草原上盡情奔走。縱然無數次在夢境裏馳騁,在草原上歡奔,醒來後卻只是南柯一夢,依然無法得償夙願。
 
  而九四年接連幾場特大洪水的暴發,無情地摧毀了一百多畝良田,竟在無意間為我營造了一片小草原。這便是小溪下游,位處拱橋右側的那一大片無法再恢復耕種的荒蕪稻田。
 
  都說草是生命力最強、生長速度最快的生物,才幾年的光景,青草葳蕤生長,很快便佔據了這一大片土地,在溪畔開創出一片茵茵草地。
 
  迎著晨風,淺行在這片綠油油的如茵草地dermes 脫毛,看藍天高潔,白雲悠悠,任清風繞肩,溫馨縈懷。靜立在草地邊緣極目遠眺,滿眼綠意盎然,滿心歡喜盈然。
 
  心底忽然萌生出一種衝動,想要不顧形象地在草地上翻滾,像小時候一樣享受小草的親撫;想盡情地在草地上奔走,像兒提時代一樣與朝陽賽跑;甚至,想仰躺在草地上,倒看藍天白雲、綠樹青山靜美如初。頑皮的心靈在思維的時空盡情地縱橫奔騰,直到深草叢中一只棲息的白鷺絲驚叫騰飛,這才喚醒我神遊的靈魂,將我拉回現實。回想剛才游離的瞬間,自己不禁莞爾一笑。
 
  夏天的田野,煥發出一片勃勃生機。綠緞鋪染的田野,將盎然的生命力凸顯得淋漓盡致。微風輕拂,稻浪輕舞,空氣中彌漫著稻花的芬芳,淡淡的、純純的,那是唯有稻花才有的香味,是最清純醇厚的稻花香。
 
  當朝陽輕盈灑落田野,成片的稻浪披上了金色的裙袂,在清風中炫舞,在陽光下歡暢,仿佛在向人們昭示:今年又是一個豐收年。
 
  夏天的田野,看不盡的如畫風景,賞不完的如詩美景,寫不盡的別樣風情,你怎能不醉?



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
 
<ご注意>
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、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