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2週間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  

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広告 at

2016年05月17日

夜裏很肅靜,肅靜得連喘氣的聲音都能聽得見

 滿屋的香象被牆隔著,看得見卻摸不著,仿佛距離就在咫尺,卻難以突破,心裏難癢得要命,卻始終突破 不了自己。香就象在頭頂飄蕩,還象被香吸引,不約而同的往她的房間看去,那美叫他止不住的想,仿佛在看到她那一刻,心早已被融化,就象融化成她的樣子,無 法收起來一樣。
  
  他只有在那裏徘徊,心象長草般的難受。所有的原始衝動都叫他控制,他想到要衝進去,可是他的思想在控制著他,他潛意識的規勸自己,不要那麼的魯莽,因為他太愛她,他不能做對不起她的事情,越是這樣的想,他就越是控制不了自己,就象難耐的要命,心裏說不出的煎熬。
  
   就是那一牆之隔,他就可以得到她,而他卻做出了常人預想不到的決定,他狠心的放棄了,很頹喪的把自己的想收回,象放在愛的保險箱裏,珍藏。也許,這是一 次多麼大的決定,從那一刻就註定他今後要承受著多麼大的痛苦想念的煎熬。就在眼前的肥肉,他能做到自動的放棄,那是多麼大的舉動,是一般常人做不到的。因 為他真的喜歡她,也真的愛她,他才那樣很有責任的放棄掉那一切,怕一時的衝動會給她帶來無盡的傷害。所以他在忍痛割愛中,放棄了這一切。
  
  一個男人能做到這一點實屬不易,是一般男人做不到的。什麼是愛,在這一刻就顯現出來,會叫你青睞,會叫你對愛有了更深一步的瞭解和易懂。愛是什麼?就在那一刻顯得為之重要。
  
  說來也怪,愛真是那麼的高深莫測,意猶未盡的嗎?多少美麗的時刻都註定在這一時刻,充滿神奇美麗的幻想。如果你真要那樣置身於其中,你就象幸福得 不能自拔,因為那愛叫你充滿了神奇美麗的幻想,會叫你欲罷不能欲罷不中。你就象掬著美麗的回憶再想,再愛。就象一切都被索引,無法控制住自己的想。宛如好 象在時空裏穿越,那樣身不由己般的去愛,去想。就象那清香的玫瑰,就開放在你的面前,你看到了,不敢去摘,那意猶未盡的去想,去愛一樣。
  
  沒有人能放棄掉那最美麗的時刻,更沒有人能放棄掉那美麗的想。
  
  作為一個普通的常人杜昊能這樣,為了愛她喜歡的女人能做到這一點,是難能可貴的。
  
  說起他們倆愛的來龍去脈,還得從幾年前的一段不尋常的往事說起。
  
  那時她就象一只翩然飛來的一只雛燕落到他的屋簷下,在他的眼前撒嬌,很可愛也非常的動人。
  
  沒有人能拒絕這種美麗,更沒有人能控制住那美麗的想。一切都象從天上掉下的餡餅一樣,叫杜昊聯想,叫杜昊浮想聯翩。
  
  每天杜昊的心裏就甭提多高興了,自從她的到來,給他孤苦落寞的心就象抹上了蜜一樣的甜。他每天都沉浸在美麗的回憶之中,仿佛是老天帶給他的恩賜,叫他止不住的去想,去愛。
  
  一但有了她,他無論做什麼事都開心,就象有一種無形的力在幫助他,他感覺到自己是那麼的輕鬆,就象自己的柯爾蒙被加上佐料般的興奮和高興,每天都能見到她,這是他的福分和恩澤,叫他禁不住自己的想。
  
  她剛來到他家的時候,很單純也很可愛。仿佛那楚楚動人的樣子,就象一個活潑可愛的小天使,在他的面前飛來飛去。
  
  那時的她還是個初中生,就象她清純得能象碧玉一樣的羞澀,能象碧玉一樣的玉潔光滑美麗照人。
  
   那懵懂和清純的氣息始終在繚繞著他,他仿佛自己也和她一樣年輕了許多。他被她的美麗迷失,就象無法走出她那美麗的重地。就象從那一刻見到她那一刻起,他 就喜歡上了她,就象她的身上有他要尋覓的東西,在潛滋暗長般的鋪排。他無法摒棄掉那些美麗的給予,宛如就象在他的面前時時刻刻都在盛開著美麗的玫瑰,叫他 禁不住自己的想。
  
  杜昊無法控制自己的想,不論是身處何時何地他就象懷揣著她的美夢再想。這也許就是一種說不出的愛在作怪,他仿佛被她的美麗掌控,心裏始終放不下那種美麗的想。
  
  日子在每天的度過,就象每天都有幸福和快樂伴隨著杜昊。他無論做什麼事都開心,因為每天他都能見到天使一樣的她。
  
  她也對他情深義重,她在他的面前從不避諱,就象沒有什麼秘密可言,她對他也是一種說不出的依賴,那依賴就象一種誘惑的麻醉劑,在每天都滋潤著她,感染著她。
  
  她在他的面前深入淺出,可愛的要命。他把她看成最至親最疼愛的人來呵護,那樣的關懷備至,無微不至,叫她非常的感動。
  
  她楚楚動人,乖巧得要命。她任性撒嬌,我行我素。他喜愛她那種清純可愛的性格,宛如和她在一起,自己也顯得特別的年輕。
  
  每當她離開的時候都有一種空牢牢的感覺在襲擾著他,仿佛她就象帶走了他的一切,這個世界上只有她是一種愛的唯一。
  
  一個人如果一但有這種想法,他就一定喜愛上了對方,這就是毋庸置疑的。
  
  但杜昊還不確定這種想法,他莫名其妙的就是想,就象有一種說不出的一種別具的衝動始終在困擾著他,在攻擊著他。
  
  他有時自控自己,不叫這種想法蔓延,要把這個念頭壓下去,不叫它蔓延。可是有時就不是那麼樣了,想壓都壓不下去,就象止不住那種美麗的想。
  
  特別是在夜深人靜的時候,他就止不住那種美麗的想。她就在隔壁,也可以說就是一牆之隔,他就更加的放不下她,就象從那門縫裏都飄出來她的清香一樣,叫他怎能不想。
  
   這個時候,就是毅力戰勝誘惑的時候,他真的很糾結,也很煎熬。但因為他更加的愛她喜歡她,他抑制住自己的衝動,甚至做出常人難以預料的舉動,把自己控制 在痛苦相思的範圍內,不叫它蔓延。儘管自己此時迷失了,但還很清醒的意識到,自己要為她而負責,不要那樣貪念,要把那美麗的愛傳承下去,不要被一時的衝動 而染指。他所以就收住了自己的想法,只有徘徊在她的左右,暗暗的去愛,去想,去戀。
  
  誰能知道今夜的月亮能圓嗎?誰都期待著那一天。杜昊也是一樣,多麼盼望今夜的月亮能圓,和她在一起是多麼美麗的事情,他能做到嗎?
  
  這都是個迷?這個迷能多長,他也不知道。
  


Posted by mjsie at 16:42Comments(0)